凤凰娱乐网

长白山,流血牺牲:朝阳沟劳动改造所的省政府指挥官被杀

编者按:1992年5月,李洪志先生第一次从中国吉林出来。在短短几年内,数百万从业者实现了身心健康和道德矫正。

这样的成就对任何国家都是有益的,但不会对它造成伤害,因为个人的嫉妒而受到迫害。

酷刑和残忍遍布大陆。

四年多来,在吉林流血的发源地,数千万普通从业者经历了巨大的困难。截至2003年11月,至少有105人因信仰而丧生,在全国排名第二,仅次于黑龙江省。

酷刑受害者包括父子、姐妹和19岁的奉化女孩,他们都被杀害。

2001年底,吉林省省委副书记林炎志亲自策划并指挥朝阳沟劳改营大规模迫害学生。

2001年12月24日,约100名从未放弃在各城市劳改营培训的学生被绑架到长春朝阳沟劳改营。

在此之前,林炎志亲自来到了劳改营。在会上,他宣布被转移的学生都是“顽固分子”,必须受到“欺负”和“专政”。

在林炎志的监督下,劳动教养公开威胁说:“战斗到你们分手。”

一些学生四肢骨折,一些学生吐血。

2002年3月,吉林省省委书记王麟云坤要求“转换率”必须在三个月内达到95%。无论采取什么手段或付出什么代价,剩下的5%都将被判刑”。

长春朝阳沟劳改营为了追求所谓的“转换率”,用各种刑具,如万伏电棍、警棍、警绳、鹤嘴锄、手铐、三角带、板斧等对学生进行暴力殴打。墙上溅满了血。

长春朝阳沟劳改营至少有10名学生被迫害致死。

他们是金接君、张全福、宋长光、丁云德、王吉、郑永平、张启发、高季承、白晓军和田龙军。

张全福和张启发都被杀了。根据Minghui.com的说法,65岁的张全福和38岁的张启发是父子。

2003年1月2日和19日,前后不到20天,这两个人被朝阳沟劳改营迫害致死。

张全福曾患骨质增生、尿毒症等各种严重疾病。1999年1月练习后,各种疾病消失了,他身体健康。

1999年12月,父子俩去北京请求帮助。结果,他们分别被拘留了半个月和一个月。

2000年2月,这对父子再次去北京请求帮助。这次张全福被判劳动教养一年半,张启发在白山市被判劳动教养两年。

张全福于2001年1月获释。在他呆在家里期间,警察多次骚扰他。

张启发于2002年2月19日获释。他只在家呆了14天。2002年3月6日晚,他和他的父亲再次被公安强行带走。父子俩都被判一年劳动教养,并被关押在长春朝阳沟劳动教养营。

在拘留期间,张全福患有肌肉萎缩、行走能力丧失、脓性便血和骨瘦如柴。他被强行上下楼梯,于2003年1月2日死于朝阳沟劳改营第六大队第二中队。

据悉,张全福死前喝糖水的愿望也被拒绝。彩票的结果没有显示成功的迹象。他死前遭到毒打,监狱看守李·仲博打了他的嘴巴。

在他父亲去世半个月后,张启发于2003年1月18日被释放回家,当时张启发处于濒死状态:他的身体布满了瘀伤,皮肤又黑又硬,布满了坚硬的刺和疮,双腿疼痛,不能行走,呼吸困难,说话含糊不清,排泄困难。

第二天中午,也就是2003年1月19日,他去世了。

白山市江源县三岔派出所439-3736663证实张启发和张全福均已死亡。

大学教师白小军被拷打,他的母亲想起诉武门。35岁的白晓军,原本是吉林省东北师范大学的老师,哲学硕士。

1999年7月20日以后,建秀多次被非法拘留。2000年7月,他去北京请求帮助,并被非法劳教一年。他被关押在吉林省长春市卫子沟劳改营。

在拘留期间,白小军遭受各种酷刑,受重伤,被送往公安医院。

2002年1月,经过7个月的长期拘留,他因未放弃训练而被强行送往长春市兴隆山洗脑基地,后来被送往长春市朝阳沟劳改营拘留。

2003年7月18日,他在朝阳沟劳改营被迫害致死。

标题:白小军死前照片:明辉网:class size-large WP-image-7266733/>白小军死前照片:白小军死前照片:明辉网:白小军被朝阳沟劳改营警察下令在疥疮和皮肤损伤的情况下用盐水冲洗犯人。

白小军去世前,他已经一个半月不能进食,卧床不起至少三周,最近两周不能喝水,但劳改营对他视而不见。

白晓钧之弟白少华,中国人民大学本科毕业,因不放弃修炼而多次被非法关押。白小军的哥哥白华少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因未放弃培训而多次被非法拘留。

2003年3月,白华少再次被非法劳教,并被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改营,在那里受到酷刑。

他们的母亲现在七十多岁了。白发苍苍的老母亲失去了她的长子,她的次子现在是你要去的地方。在权力和暴政的压迫下,老人没有办法抱怨。

来自吉林省伊通满族自治县武义镇马家屯的45岁男学生田龙军死于父亲的迫害和悲痛。

2002年秋,他因传播大发的真相信息而被非法劳教。他首先被送到卫子沟劳改营,并遭到残酷迫害。

三个月后,他被转移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改营。

2003年9月1日,劳改营迫使他冒着生命危险回到自己的家园,以逃避犯罪。

当他回到家时,他再也不能说话或起床了。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家人默默流泪,于2003年9月21日无缘无故地死去。

田龙军死后,他已经病得很重的父亲接受了打击,于10月2日离开了人世。

26岁的大学生宋长光被殴打致死。26岁的宋长光住在边岗镇双城子村第八社区。

自从他1997年开始行医以来,他已经道德高尚,身体健康。他总是要求自己真实、善良、宽容。

他周围的亲戚和同学都看到了他身心的巨大变化。

2001年,宋长光即将从吉林大学邮电学院毕业。

2000年12月,宋长光去北京依法上访。

他在天安门广场被非法绑架,并被送回朝阳沟看守所。他后来被判两年非法劳动教养,并被送到长春朝阳沟看守所,在那里被分配到第四大队。

宋长光在劳改营遭受了不人道的酷刑。

特别是在2001年9月,朝阳沟劳改营开始“强行改变”被拘留学生的信仰,并实施了新一轮不人道和不人道的迫害。

当时,宋长光因不放弃信仰,不写《五经》而遭到毒打。

他的脚趾甲被锤子残忍地敲掉了,他无法行走。迫害使他患上了严重的肺结核。

之后,这个家庭支付了保外就医的费用,每月1万元。

然而,由于严重殴打造成的严重内伤,他于2002年11月卧床不起。

2002年11月12日,年轻的大学生宋长光无故离开了。

省政府官员林炎志直接指挥殴打吉林省委副书记林炎志,并直接参与迫害学生。

他直接参与了“改造”,直接指挥了殴打,这在市委书记一级是罕见的。

2001年,林炎志先后去四平市劳教所、松原市和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指导和参与迫害。

2001年2月至3月,林炎志亲自前往四平劳改营,威胁说:“如果你不皈依一年,那么两年,如果你不皈依两年,那么三年,如果你不皈依三年,那么你将被拘留十年。”

中国只培养了200多万人。现在中国有10万顽固分子和12亿人。这些人不会皈依、压制或射击。超过10万的人口对中国12亿人来说是个小数目。即使这200万人丧生,也不会影响朝鲜政权的统治如果你不改变信仰,就使劲打他们,打死他们。林炎志亲自去松原市转学,在会上他大声发誓说:“你会被炼死的。”。“找条死路,不要去北京羞辱我。”林炎志指着学生辛权国,让他谈谈自己的经历。“新权国一说,”林炎志就指示警察作恶,并喊道,“把我拖出去,送他去劳动教养一年。”新权国被打得遍体鳞伤,然后被非法押送到吉林省劳动教养中心。

在吉林省委积极实施蒋氏家族灭绝政策的情况下,吉林公安劳动教养部门被广泛动员起来参与对人民的迫害。

吉林省参与了对所有有记录案件的劳动教养人员的迫害:长春市暗嘴子女劳教所、长春朝阳沟劳教所、长春卫沟劳教所、长春市奋进劳教所、长春市女子监狱、吉林省劳教所、吉林市监狱、吉林市劳教所、吉林市劳教所、四平市劳教所、九台市银马河劳教所、吉林省辽源市劳教所、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吉林延边劳教所。 长春铁北监狱、通化西山劳改所、白泉劳改所,以及公安局、公安分局、劳动教养中心、看守所、看守所、精神病医院、洗脑班等。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